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文本 >> 纲丝笔记 >> 内容

我的相声路程-揭秘相声界黑幕

时间:2011/1/11 20:41:48 点击:3895

 

作者:北京浪浪

看着腿上的石膏板和头上的纱布,不禁想起了两个星期前北影厂门口被人追砍的情形。这几天,我不禁又深深地思考了我二十八年的人生。学艺、被骗、走投无路、登台、混混、演电视、被人追杀…这些普通人认为很普通的事,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我很想奉劝那些自认为形象很好,家庭条件优越而一心想成为明星的朋友们,不要天真了,娱乐圈不好混……

我十六岁的时候迷上了相声,不听父母的劝告,来到了北京。可是,毫无头绪的我,在北京待了三个月,认识了不少朋友后,又回到了家…

我不指望谁来看,现在我待在海淀医院。很想把我的事情说出来…并不是指望谁来听

零二年,在家里学习了三年的我,又一次来到了北京。

这次我,就想先找个老师,因为在相声界,没有门头,没有师父,是吃不开的。

说实话,我对相声还是有些天赋。我有信心能够登台说好。所以我靠着我那些朋友给我引荐老师。后来我清楚了,这些老师们都是有价的。首先你必须相声水平得达到老师的要求,这个我很有信心。另外就是钱了…

找好师父,钱就得多。像曲协会长这些个大腕,我没名没姓人家肯定不收,后来通过介绍,我和几个师兄拜了北京的一个相声大佬,贾(化姓)老师。给老师送了标码的钱后,我正式成为了一名相声演员…

可是,后边的路得自己走。我的老师所谓的朋友,是不可能给你铁饭碗的。可是,零二年,北京能说相声的地方太少了,有时候你不要钱,都没地方说

师父给我规定,不能说下流的内容。更不能靠这些个东西出名,要脚踏实地地走下去。可是,我上哪去说新相声?这是,有同行在酒吧里发明了摇滚相声。来找我们,让我们加入,我一去看,什么摇滚快板,不过是拿着快板唱摇滚啊。

我最佩服的人就是郭老师,虽然我们没什么交情。一个在北京没有门路,还被天津曲协挤压的年轻人,硬是一步步走了过来。我师父私底下跟我说过,一个说相声的,身价几十块的,正常,几百块的,就值得佩服,而能达到几十万的,就只有郭老师了。

可是,郭德纲全中国不才一个吗?上海的周立波如果不是关栋天给他打关系,别说出名了,他能登台吗?

说说我吧,后来,通过师父的关系,在石刹海旁的一家饭馆里,我们几个朋友终于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舞台。

我们很珍惜这个舞台。当时我们心里根本就没有挣钱这个想法。就是想说好相声。抛出去吃饭点,饭馆里总是坐满了附近小区里的老大爷,当然,我们是不收钱的。后来,这些观众每次来,都很自觉地买上一壶茶,算是给饭馆老板个面子吧

后来,慢慢地我们在附近有了些名气,饭馆也因为我们生意很好。老板很高兴,专门规定了游客吃饭时间,其余的时间交给我们,来相声大会。

其实,这个时候虽然挣不到钱,但是过的真的很快乐。但是就是因为挣不到钱,让我们开始慢慢变了,才走上了……

就这样在饭馆里一干干了一年多,转眼到了零四年。观众越来越少。并不是我们说的比以前差,而是石刹海酒吧街有了很多底消费的活动。另外很多观众刚开始的那股热劲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们的事…

有一天,午饭后几个中年人在这听相声。我一个师兄说单口。其中有个平头起哄让唱十八摸。这种事情太多了,师兄很简单的圆了过去

可是,那几个人站起来就朝着师兄走了过去,一个酒杯子就砸在了脸上。师兄马上抱着脸跪在了地上叫了起来。这不是普通的挑事儿了,这是直接欺负人了。我们五个人上去和他们打了起来。我们几个师兄里,基本都很单薄,被他们几个一顿狂揍…张师兄跑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对着一个人的脖子砍了下去…

后来,jc把我们都逮了进去,…


三天后,当我们出来的时候,张师兄还在拘留——我们根本不知道张师兄砍得那个人怎么样了。刘师兄破了相,另外因为养伤,回到了天津老家。那个饭店我们是不能说了。我们有没地方去了…

这个时候,在北京相声界,郭德纲老师已经小有名气。插一句,咱在这里实话实说,最开始的时候,北京曲艺界跟郭德纲无冤无仇,不可能欺负他。但是天津相声界恨他,所以把郭老师逼到北京后还利用他们的关系打压他。

我动了想去德云社的想法,我当时就认为虽然现在德云社还很一般,但日后不说别的。一直撑下去没问题。我把这个想法跟师父一说,师父马上拒绝了。在这大半年里,我又辗转于北京大大小小的茶楼…

在师娘生日的时候,我碰到了师伯陈老师,陈师伯对我说,跟着我吧,跟着我去走穴,钱不但挣得多。还能结交点人,对你有帮助。在征求了师父同意后,我开始跟着陈师伯全国性的走穴。这样一干就是两年。我在这两年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认识了很多人。

这两年里,我不但走穴说相声,还在几部电视剧里出了几次镜。因此跟不少导演和演员。我动了想去影视圈发展的念头…

这个时候,德云社已经大红大紫。德云社里我的好朋友高老板也出了名,他叫我去德云社。我不想在别人红的时候去,所以我拒绝了。但是,我打消了去演艺圈的念头,想回北京专心说相声。

这个时候,北京的相声已经回暖,大大小小的相声团体建立了起来。我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有资历的人,于是,我决定自己创办一个相声团体…

创办相声大会不简单,我和好朋友建宁决定组织这件事情。

我们召集了七个人,在海淀租了一间小剧场。当时的窘迫可想而知,没人理我们。我们就拿着扩音器站在大街上吆喝,把自己的绝活都量出来…

就这样有一个月,渐渐的我们相声社走上了正规,虽说往里赔钱,但是最起码办起来了。

就这样,我们坚持了半年。相声大会的观众开始聚集。票价也从送票一步步往上涨。这个时候,相声界的一个权威人物和我师父吃饭的时候,让我师父帮忙给他小徒弟找个说相声的地方。我师父就介绍到了我这里。结果一来就来了五个人…

虽说又多了五张吃饭的嘴,但是因为是师父和大师介绍来的,我对他们很好。平时的事情也和他们商量。

大师介绍过来的几个师兄都不错,特别是陈性师兄。这样一忙,很快就到了零六年年底。很多朋友找我去帮忙。权衡再三,我带着建宁出了京,跟着电视台出去演出。我把相声大会的事情交给了几个元老和陈姓师兄。这样一出去就是三个月…

过完年后我和建宁回到相声大会开箱,总感觉不太一样。我发现相声大会里的师兄们对我和建宁开始疏远。

我有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大师介绍来的陈姓师兄趁着我们走穴的时候,用各种手段和诺言买通了团里的各位师兄,都成了他的人。他又在我们相声大会附近租了一间剧场,名字只和我们的相声大会的名字差了一个字。就在零七年,*苑社成立一年左右,陈姓师兄带人走了…

我和建宁辛辛苦苦创立的*苑社就这样被掏空了。可是,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如果还想在相声界混,就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师父也找到了我,让我不要做什么报复行为…

陈姓师兄还是嬉皮笑脸地天天找我来喝酒。朋友们除了谴责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我终于发现我在相声界的渺小。被人这样欺负而没有还手之力。而师父这段时间刚好托大师给他办一件大事,也是有口难言。这件事对于大师来说也非常地难。本来都不打算帮忙了。看来是因为我的事,硬是帮师父办了。我更是没法办了…

对我来说什么都完了,办相声大会花了很多钱,连走穴的钱我都投到了里边。还借了很多钱。整个零七年上半年,除了偶尔帮朋友忙,基本都不干别的,已经对相声失去了信心…

作者:北京浪浪 来源:网络
  • 上一篇:问个问题
  • 下一篇:德云的翅膀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