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文本 >> 相声文本 >> 内容

八大改行

时间:2011/1/15 15:22:53 点击:5087

郭德纲:感谢各位啊
张文顺:哎
郭德纲:太捧了
张文顺:对
郭德纲:北京相声大会现在是越来越火
张文顺:可不是么
郭德纲:这抽奖啊,说良心话啊,这个是闹着玩儿
张文顺:啊
郭德纲:大伙太捧了,无以为报
张文顺:谁想的这主意啊
郭德纲:人家商场里边有抽奖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说相声哪有抽奖啊
张文顺:那是
郭德纲:这是起哄
张文顺:对啊
郭德纲:起哄,拿您各位不当外人
张文顺:恩
郭德纲:人家商场促销行
张文顺:人家是促销
郭德纲:是不是啊,弄个一二三等奖
张文顺:恩
郭德纲:抽上三等奖给个吹风机
张文顺:对
郭德纲:是吧,二等奖来辆自行车
张文顺:都是商品
郭德纲:一等奖呢来一电视
张文顺:啊
郭德纲:这行,说相声这
张文顺:咱们给人什么啊
郭德纲:咱没法给人家,咱怎么抽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抽完三等奖
张文顺:给什么啊
郭德纲:谁抽三等奖了,把赵薇领走
张文顺:呵,演员
郭德纲:是不是啊,二等奖
张文顺:二等奖谁啊
郭德纲:把李嘉欣领走
张文顺:领走
郭德纲:一等奖
张文顺:一等奖谁啊
郭德纲:把张曼玉领走,别动,这是我的,不能动
张文顺:咱们曲艺啊,不能发人家明星,要发曲艺演员
郭德纲:发曲艺演员,一二三等奖
张文顺:啊
郭德纲:三等奖,谁要抽着了,把冯新蕊领走
张文顺:哦,天津的
郭德纲:二等奖
张文顺:二等奖谁
郭德纲:把杨凤洁领走
张文顺:你瞧,京韵大鼓
郭德纲:一等奖
张文顺:谁
郭德纲:骆玉声,哎,这不行,这是张先生的这是
张文顺:玩笑是不是
郭德纲:这是闹着玩,跟观众们我们都很熟
张文顺:哎
郭德纲:很多的老朋友,从相当初在广德楼的时候
张文顺:好几年了
郭德纲:就一直捧着我们
张文顺:对
郭德纲:后来到华声天桥
张文顺:恩
郭德纲:一直到天桥乐
张文顺:一直到现在
郭德纲:走到哪儿追到哪,心里边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张文顺:那倒对
郭德纲:是不是啊,希望您常来,听听相声呢,有利于身体健康,是不是啊
张文顺:对
郭德纲:演员现在来说啊,地位非常的高
张文顺:地位是提高了
郭德纲:人民艺术家
张文顺:对
郭德纲:可是想当初做演员也不容易
张文顺:在过去啊
郭德纲:那个年头演员是下九流啊
张文顺:没地位
郭德纲:没有地位
张文顺:社会地位太低
郭德纲:啊,净得糟践自己换饭吃
张文顺:那可不是么
郭德纲:你就拿张先生的师傅来说
张文顺:啊,我师傅
郭德纲:大家都了解张先生,相声大鼓摔交三门儿抱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老艺术家,主要是摔交
张文顺:您说那没有,那摔交不在我们这儿
郭德纲:没有
张文顺:在东城那边呢
郭德纲:啊,两个师傅,一个是说相声的佟大方先生,这是您师傅
张文顺:对
郭德纲:这就是佟大方,现在年轻人听这个名字很陌生了
张文顺:很生了
郭德纲:当初了不起啊,佟大方
张文顺:梨园曲剧
郭德纲:姓佟,家里边卖铜的,这人还挺大方,要个耳朵勺到那儿就给抓一把
张文顺:姓佟的就卖铜
郭德纲:收的张文顺,当时赐艺名叫海青
张文顺:咳,跟没起一样
郭德纲:后来收了好几个,海青海虹海蛎子海瓜子海螃蟹
张文顺:都归红桥管
郭德纲:红桥地下一层,坐在池子边儿上讲课么。还有一个大鼓门儿
张文顺:哎,京韵大鼓
郭德纲:是不是啊,那个老师叫架冬瓜
张文顺:叶德林
郭德纲:你听过去这些个演员,真名实姓不敢报
张文顺:自个儿给自个儿起这名
郭德纲:糟践自己,叫架冬瓜,后来给张先生起一名儿
张文顺:我呢
郭德纲:叫羊肉丸子
张文顺:羊肉氽冬瓜
郭德纲:后来还收了墨其墨先生
张文顺:那么他叫什么啊
郭德纲:叫冬瓜,后来还收了一个叫粉丝的
张文顺:哦
郭德纲:我艺名叫厨子
张文顺:你就做我们这一堆东西的
郭德纲:你就说过去这些演员,给自个儿起这个艺名
张文顺:糟践自个儿
郭德纲:以博观众一笑
张文顺:对
郭德纲:可以说演员们历尽了各种的苦楚
张文顺:这些年也是
郭德纲:太不容易里了
张文顺:对
郭德纲:刮风减半下雨全完呐
张文顺:是啊,靠天吃饭么
郭德纲:没有剧场,最早就是跟马路边儿上
张文顺:画锅
郭德纲:一刮风谁出去啊,没人看
张文顺:哎
郭德纲:一下雨都走了
张文顺:都走了
郭德纲:刮风减半下雨全完
张文顺:哎
郭德纲:当然啦,也有个行业喜欢刮风下雨
张文顺:哪行业啊
郭德纲:瓦匠
张文顺:瓦匠怎么喜欢这个呢
郭德纲:呵,一下雨,哗,喀嚓,他痛快了
张文顺:怎么呢
郭德纲:这不定是谁家山墙一会儿就倒了
张文顺:哦,来活儿了
郭德纲:雨停了他出去能干活
张文顺:哦
郭德纲:高兴啊,哗,咔嚓,小二子儿,去,打二两酒去
张文顺:您瞧,听见塌房就打酒
郭德纲:喝酒,一边喝着,哗,喀嚓,呵,小二子儿,去,再打二两去
张文顺:还打
郭德纲:哗,喀嚓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小二子儿,打酒去
张文顺:还打
郭德纲:哗,喀嚓,咣当,这打不了了,自个儿家房塌了
张文顺:呵呵,该
郭德纲:下大了谁也受不了
张文顺:老盼着人家塌房
郭德纲:啊,后来好容易不在地上演出了,进了茶馆了
张文顺:进茶馆了
郭德纲:进茶社了,更要命
张文顺:怎么呢
郭德纲:那阵儿没有卖票,打零钱
张文顺:零打钱
郭德纲:说差不多了,这儿有人下去,拿着个小笸箩
张文顺:拿个小笸箩
郭德纲:让各位赏钱
张文顺:对
郭德纲:啊,赏钱的时候,还不能明说
张文顺:哦
郭德纲:到跟前还得问,二爷,您赏句话儿,听见了么
张文顺:不敢说要钱
郭德纲:给钱,不敢说,还得瞧,瞧穿什么衣服了,有的人不能要啊
张文顺:都有什么样人不能要啊
郭德纲:穿西装的
张文顺:这个
郭德纲:不能要
张文顺:为什么
郭德纲:特高科的
张文顺:哦
郭德纲:带鸭舌帽的
张文顺:这个
郭德纲:这是特务
张文顺:霍
郭德纲:二大棉袄,侦缉队的
张文顺:呵
郭德纲:穿马裤
张文顺:这个
郭德纲:给日本人溜马的
张文顺:呦
郭德纲:这儿挤着红点
张文顺:这怎么办
郭德纲:这叫流氓,吃得开
张文顺:这也不能要
郭德纲:简单的说吧
张文顺:怎么说
郭德纲:穿衣裳的就不能要
张文顺:那上澡堂子说去就完了么
郭德纲:多不容易,拿个小笸箩到跟前儿,前腿弓后腿绷,这身子往后闪着
张文顺:干吗这姿势啊
郭德纲:怕挨打啊
张文顺:哦
郭德纲:二爷,您赏句话儿,赏句话,赏什么句话啊
张文顺:赏什么啊
郭德纲:没有,不给,没带着零的,整的也没带
张文顺:哦
郭德纲:对过儿的,你们老板二大爷,咱们一回事儿
张文顺:恩
郭德纲:这都行
张文顺:说句话就行
郭德纲:说句话就行,单有这个,二爷,您赏句话,玩儿去。玩儿去,多糟践演员呢
张文顺:啊
郭德纲:多不容易,可以说过去的演员受尽了各种的苦楚
张文顺:对
郭德纲:不光这个,有的时候还不让演呢
张文顺:什么时候不让演呢
郭德纲:你就拿清末来说吧,光绪皇帝驾崩
张文顺:呦,皇上死了
郭德纲:皇上死了叫驾崩
张文顺:对
郭德纲:什么叫驾崩啊
张文顺:什么叫驾崩呢
郭德纲:就是架出去给他崩了
张文顺:那是枪毙
郭德纲:死了,怎么办呢,断绝娱乐,所有的这些个艺人们都不允许动响器
张文顺:瞧瞧,连乐器都不许动
郭德纲:怎么弄,过去的演员啊,演一天挣的钱得回家买窝头
张文顺:没存项啊
郭德纲:为什么管演员吃张口饭的
张文顺:啊
郭德纲:站在这儿,镗镗镗镗镗,连说带唱,张着口把钱挣回来买窝头
张文顺:哦
郭德纲:家里边还有仨张口的
张文顺:家无隔夜粮
郭德纲:那仨是等饭的,就指着他一个人挣钱,不演出怎么办呢
张文顺:那怎么办呢
郭德纲:真有挤兑的人死了的心啊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你就拿这次,光绪皇帝驾崩
张文顺:光绪驾崩
郭德纲:北京城有一位最有名的十不闲莲花落的艺人
张文顺:哦,这艺人是哪位
郭德纲:叫髽髻赵
张文顺:好,有名
郭德纲:唱的好啊,这么些个演员来说啊,他称的起是头勾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呵,尤其开场唱八字喜儿的时候,嗓子也甜唱的也好听
张文顺:哦,*头也好
郭德纲:好听,这个十不闲一开始啊是八字喜儿,福禄寿喜这四翻
张文顺:喜歌么
郭德纲:啊,打着锣鼓家伙,好听
张文顺:好,您唱唱
郭德纲:唱起来也好听啊
张文顺:髽髻赵
郭德纲:唱起来是这样啊,髽髻赵,福字儿添了来喜冲冲,福缘善庆降瑞平.福如东海长流水,恨福来迟身穿大红啊,(与张同时合唱)豆豆,切豆切豆呛(与张同时合唱)
张文顺:豆豆,切豆切豆呛,还真齐介
郭德纲:不让唱了
张文顺:那怎么办呢
郭德纲:怎么办呢,挤兑的没办法,推个车子出去卖切糕去
张文顺:那会卖么
郭德纲:他哪儿会那个去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站在这儿傻
张文顺:恩
郭德纲:一琢磨得吆喝啊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他不会啊,攥着这把刀琢磨半天
张文顺:怎么办
郭德纲:这要是不出声也没人过来啊
张文顺:是啊,人知道你干吗的啊
郭德纲:那我唱几句儿吧
张文顺:哎
郭德纲:拿发四喜儿这腔儿,套的卖切糕这词儿
张文顺:霍
郭德纲:站在这儿举着那儿刀
张文顺:一唱好听
郭德纲:恩,我吆喝吆喝啊
张文顺:哎
郭德纲:我这切糕面儿真粘呐,枣儿不甜你别给钱啊,诸君吃了我的切糕去啊,愿诸位富贵荣华万万年呐,豆豆呛,那个豆豆呛,那个起呛起呛呛,再看这切糕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都成拨鱼儿了
张文顺:咳,死切白咧你剁它干吗啊
郭德纲:剁烂了
张文顺:你瞧瞧
郭德纲:光绪去世
张文顺:髽髻赵
郭德纲:到后来啊,没有皇上了
张文顺:哦
郭德纲:袁世凯当大总统
张文顺:他怎么样
郭德纲:更要命了
张文顺:怎么呢
郭德纲:袁世凯有一位大太子
张文顺:哦
郭德纲:袁克定
张文顺:袁克定有这人儿
郭德纲:大太子过生日,这艺人们都得上那儿去
张文顺:哦
郭德纲:他也不是真过生日
张文顺:他是
郭德纲:他一个月过七八回
张文顺:干吗啊
郭德纲:他拿这当买卖干
张文顺:敛财
郭德纲:就是拿着挣钱
张文顺:呵
郭德纲:霍,京津两地这艺人全来了
张文顺:全来了
郭德纲:给他祝寿,啊,没想到其中有一个演员,把大太子惹恼了
张文顺:呦
郭德纲:唱河北梆子的王庆林王先生
张文顺:这是位老先生
郭德纲:哎,艺名叫银达子
张文顺:银达子
郭德纲:多好听啊
张文顺:好听
郭德纲:那个嗓子是本工音背工音相结合
张文顺:恩 
郭德纲:什么叫本工音啊,就是本嗓子
张文顺:本嗓子
郭德纲:真假嗓儿相结合,唱的好听啊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人家有几出名剧,什么战北原啊打金枝啊,包括结义联名
张文顺:霍
郭德纲:这个结义联名就是京剧的四进士
张文顺:哦
郭德纲:你听人家王先生唱出来,好听,甜啊
张文顺:你给唱唱这个
郭德纲:一唱出来这味儿的,这两个小娃娃呆头呆脑,看起来,年轻的人啊,做事不牢,背地里把***声高叫,宋大爷袍袖里*啊,藏有钢刀
张文顺:好
郭德纲:银达子,唱的多好,困在北京回不去了,家是武清县王庆坨的人
张文顺:是
郭德纲:怎么回去,没办法儿
张文顺:那怎么办啊
郭德纲:跟北京找了间小屋,跟这儿住下来
张文顺:哎呦
郭德纲:屋里边连火都没有
张文顺:没钱呐
郭德纲:把人冻得这鼻涕直流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得做买卖啊
张文顺:这得活着啊
郭德纲:他得吃饭啊
张文顺:对啊
郭德纲:卖什么呢
张文顺:卖什么呢
郭德纲:卖小金鱼儿,整是春节前后,这儿会儿的小金鱼儿这叫冻秧子
张文顺:对对对
郭德纲:屋里没火你弄不了他
张文顺:是
郭德纲:早晨起来端着盆一出来,站在门口一瞧啊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这两条小金鱼都快不动换了
张文顺:冻的
郭德纲:心里也难过啊
张文顺:恩
郭德纲:一难过想起这唱儿来了
张文顺:哦
郭德纲:张嘴唱了几句梆子
张文顺:恩
郭德纲:唉,这两个小金鱼儿,呆头呆脑
张文顺:冻的
郭德纲:看起来,天很冷,活命难逃
张文顺:够活的
郭德纲:手端盆不由人,珠泪双流,咣
张文顺:哪儿来一锣啊
郭德纲:把盆扔地沟里边了
张文顺:咳
郭德纲:你说这怎么弄,老先生,困在北京
张文顺:哦
郭德纲:后来啊,1932年的时候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北京城,张宗昌给母亲做寿,在铁狮子胡同
张文顺:给老太太过生日
郭德纲:又出了这么一回事
张文顺:什么事
郭德纲:也是请很多演员来,问老太太,(山东音)你想听什么啊
张文顺:老太太
郭德纲:老太太说(山东音)我就想听梆子
张文顺:好听梆子
郭德纲:她好听山东梆子
张文顺:哦
郭德纲:可是北京城哪儿找啊
张文顺:少
郭德纲:赶寸了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有一个河南梆子的戏班正在北京演出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把演员都找来了,啊,这一唱,老太太翻斥了
张文顺:老太太听出来了
郭德纲:(山东音)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怎么一点山东味儿也没有呢
张文顺:对,他河南梆子啊
郭德纲:把他们唱戏的花褂子都留下,把人都轰出去吧
张文顺:咳,老太太还财迷
郭德纲:行头都留下来了,干吗使呢,改点被窝儿什么的
张文顺:咳
郭德纲:演员是沦落街头,其中有一位是唱花脸的老演员
张文顺:啊
郭德纲:叫八里嗡,河南梆子演员
张文顺:河南梆子
郭德纲:唱起来粗犷有力
张文顺:那河南梆子花脸好听啊
郭德纲:呵,好听,让你听完了一身汗,跟蒸一桑拿是的
张文顺:没错
郭德纲:恩,有意思
张文顺:他唱的好
郭德纲:比如说见国太的时候,包公有几句唱,这位老先生唱起来好听
张文顺:哎,来来
郭德纲:满朝銮驾摆呀齐队,金瓜钺斧照光辉,来是来为的是那陈世美,这一回不同那一回,下陈州我铡过四国舅,回朝来又铡赵王妃,见国太,我使一个,那骆驼跪哎* 
张文顺:好
郭德纲:听完这个唱儿,就跟下地刚干完活儿回来是的,就这么痛快
张文顺:哎,豪放
郭德纲:困在北京
张文顺:怎么办
郭德纲:这位八里嗡老先生怎么办呢,得吃饭呢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找个地儿住下来,想起来自己有点手艺
张文顺:什么手艺
郭德纲:跟家的时候自己会包这个烧麦
张文顺:哦,包烧麦
郭德纲:哎,里边是是馅儿外边是皮儿,北京也有这个
张文顺:北京也有
郭德纲:咱们写是烧饼的烧,麦子的麦
张文顺:是
郭德纲:据说这个东西的来历呢,是最早啊,一个掌柜的卖包子雇一小伙计儿
张文顺:哦
郭德纲:给不起工钱,干脆你也弄点东西,跟我这儿一块啊做出来,捎带着给你卖了
张文顺:这是买卖的卖
郭德纲:哎,提手的捎,买卖的卖,现如今您到内蒙到山西去,有的地方还写这个捎卖
张文顺:还那么写
郭德纲:要不说听相声长知识呢,是吧
张文顺:哦,烧麦的历史
郭德纲:烧麦,蒸得了,新买的屉,跟门口啊,支上炉子,老先生往这儿一站,拧着眉瞪着眼,你想啊,唱花脸唱惯了
张文顺:对
郭德纲:左右的人一瞧
张文顺:这样没人吃
郭德纲:谁敢吃他的
张文顺:对,得吆喝
郭德纲:挺可怕的,他也不会啊,站这儿还纳闷儿呢
张文顺:纳什么闷儿啊
郭德纲:咋回事了这是啊
张文顺:恩
郭德纲:咋没人吃俺的烧麦呢,咋回事哩
张文顺:咋回事
郭德纲:正纳闷儿呢,由打对过一开门,出来一个小姑娘
张文顺:恩,小姑娘
郭德纲:五六岁儿一小姑娘
张文顺:哦
郭德纲:跟这儿站着,孩子纳闷儿啊,心说,早先没这么个人啊,这两天这街上添摆设了,这干吗的守着个炉子
张文顺:纳闷儿
郭德纲:纳闷儿啊,小孩站这儿纳闷儿,他乐了,这对门出来这是街坊啊
张文顺:街坊
郭德纲:她要尝几个回家一说好吃,这不就都买了么
张文顺:买卖儿就打开了
郭德纲:一高兴张嘴就唱上了
张文顺:他唱
郭德纲:拿河南梆子的腔儿,套的卖烧麦的词,
张文顺:哦
郭德纲:往这儿一站
张文顺:叫小孩呢
郭德纲:喊小孩,小孩一瞧,往后躲躲吧
张文顺:呵呵,慎的慌儿
郭德纲:新出的烧卖笑微微,刚买的笼屉耀光辉,牛肉大葱味道啊美,你要不信就尝一回,小姑娘,进前来,这价儿不贵哎。再看这孩子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唉~
张文顺:吓哭了
郭德纲:吓哭了,那还不哭么
张文顺:就是
郭德纲:沦落街头,多可怜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一直到后来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北京解放前期,这种事情还是层出不穷
张文顺:哦,还有这事
郭德纲:恩,一九四几年,北京当时叫北平啊
张文顺:恩
郭德纲:北平市长张老顺,啊,一个坏人
张文顺:听这意思跟我们家还有关系
郭德纲:岁数不小,六十来岁了,往这儿一站也穿的西装革履跟人是的,架个眼镜
张文顺:这路人啊都有文化
郭德纲:有文化啊,他坏啊,别看是市长他坏啊,出去看演出去
张文顺:看演出
郭德纲:一眼就看上当时的评剧名角,鲜灵花儿,呵,这儿长的不错啊,好啊这儿个
张文顺:这也不赖人家张老顺,好看的谁不爱多看两眼啊
郭德纲:是不是,你瞧这点他随他爸爸
张文顺:哎,市长说吧,看上了怎么办
郭德纲:这个好啊,我们要扶持你们这些个艺人
张文顺:扶持
郭德纲:扶持你们啊,我得帮助你们啊,有什么困难先说,这样吧,干脆,你今儿就搬我们家住去吧
张文顺:咳,要彻底帮助他
郭德纲:鲜灵花儿吓坏了,打这儿起不敢唱戏了,哪个剧场都不敢露面
张文顺:哎呦
郭德纲:不敢戳水牌子,一出现马上就逮啊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怎么弄啊,最后没辙了,坐在街头给人缝穷
张文顺:唱评戏的缝活儿啦
郭德纲:啊,过去那妇女们没辙的,坐在街上拿一线笸箩,衣裳破了哪儿破了给人家缝
张文顺:这行叫缝穷
郭德纲:是不是
张文顺:对对对对对
郭德纲:这是最可怜的了
张文顺:啊
郭德纲:这么大一个名家坐这儿缝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可是有人认识
张文顺:有人认识
郭德纲:哎,大伙打这儿过,哎,这是鲜老板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怎么干这个了,咳,你不知道,这市长啊,张老顺啊,太坏了,非得娶人家霸占人家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没辙了,沦落街头,缝穷
张文顺:啊,咱们就别老提这张老顺行吗
郭德纲:不是,这茬儿瓷实
张文顺:就说市长就完了
郭德纲:不提啊,咱们帮助帮助她吧,真有这好心人,把大褂脱下来,呲啦撕一口子,来您给缝缝。这是帮助你
张文顺:哎,帮助
郭德纲:又过来一个,把这裤子拿过来,呲啦,撕一大口子,鲜老板,您受累,您看我这裤子一大口子,您给缝缝吧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哎呦,我谢谢您,谢谢您,我知道您这裤子啊是好裤子,您把它撕了,特意的您为这是周济我啊
张文顺:哦,瞧瞧
郭德纲:我谢谢您。没事您别客气,就是有一个小要求
张文顺:什么要求
郭德纲:爱听您唱,能不能您来一段儿啊
张文顺:来一段儿行
郭德纲:不行,市长不让,他听见非出事不可,您这样,我们这都把着这胡同,没人听见,小点儿声来一段
张文顺:哎
郭德纲:行,我谢谢你们啊,大伙既然喜欢,那我就小点声儿来一段啊
张文顺:唱一段儿
郭德纲:别耽误活儿,这儿给您缝着裤子,咱们唱几句,唱几句啊。下了井台用目观瞧,前呼后拥杀气高。在当中闪出这么一匹马,马鞍桥斜坐着小将年少。我得见他太子金盔头上戴,雉鸡翎那个就在那脑后飘,身穿锁子连环甲,护心的宝镜放光毫,我见小将前发齐眉后发盖顶,****好相貌啊,就好似哪里见过几遭。我猛想起他好似当年的刘致远,他似我的丈夫名刘高,*******,想起了我的儿小姣小,眼前若有我的绕膝子啊*,也有军爷这么老高哎。给您这裤子,哎,还穿不了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裤腿缝死了
张文顺:净顾唱了
张文顺:八大改行,二本儿
郭德纲:这个,演员来说啊,不同的时期,出过不同的事儿
张文顺:啊 
郭德纲:演员造迫害,这是两种
张文顺:怎么两种呢
郭德纲:一种是来自外部恶势力的这些个迫害
张文顺:外界迫害
郭德纲:有的时候演员吃亏也赖自己
张文顺:这怎么回事呢
郭德纲:举个例子来说吧
张文顺:您说吧
郭德纲:张文顺张先生
张文顺:拿我举
郭德纲:既会说相声还会说书,曾经有一段时间,前年吧,在书场里边儿说书
张文顺:哦,有这么一段
郭德纲:啊,跟那儿说书,每天也是,很多的观众啊
张文顺:对
郭德纲:好,那剧场能搁五百来人
张文顺:恩
郭德纲:每天啊,前边头一排能满了
张文顺:这就不错了,还有的人头一排都满不了呢
郭德纲:他那个票价贵啊,是不是,他那个一块钱一张票,知道么
张文顺:再便宜就破零钱了
郭德纲:坐的都是人,看张先生演出。惟独听评书这个啊
张文顺:怎么
郭德纲:他上瘾
张文顺:对,得挨着听
郭德纲:今儿听完了,明儿还得来
张文顺:有扣子啊
郭德纲:要不然这故事接不上了
张文顺:对
郭德纲:是不是啊,有一天,来了一位港商
张文顺:香港的
郭德纲:不是,港商
张文顺:香港啊
郭德纲:香港的啊,往这儿一坐,西装革履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好听张先生,乐的前仰后合
张文顺:霍
郭德纲:张先生起了歹心了
张文顺:我起什么歹心啊
郭德纲:前面坐着这都没钱,一块钱还还价呢,这港商有钱
张文顺:香港的这个
郭德纲:当时谁在后台呢
张文顺:谁啊
郭德纲:说相声的刘艺,我们后台那刘艺
张文顺:大高个儿
郭德纲:大高个儿,看着听聪明,实际上呢,脑袋多少缺点儿什么
张文顺:人家一点儿都不缺
郭德纲:这孩子是从弱智那儿克隆过来的
张文顺:咳
郭德纲:打开脑盖儿啊,就一碗豆腐脑儿,什么都没有
张文顺:呵呵
郭德纲:那脑仁儿跟松子儿这么大
张文顺:不至于
郭德纲:张先生撺掇人家孩子
张文顺:我教给他
郭德纲:刘艺,跟他说去,这儿听书有规矩
张文顺:有什么规矩啊
郭德纲:得多花钱,啊,上花篮儿
张文顺:对
郭德纲:师爷咱们这儿没花篮儿,直接上钱也行啊,往桌子上搁钱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直接上钱,刘艺真听话啊,去了跟人港商说,您这听书得加钱,得多花钱,这港商听了很不在乎,站起来,来到桌子这儿
张文顺:啊
郭德纲:张先生啦,很喜欢听您讲评书啦,有这个规矩啊
张文顺:有这个规矩
郭德纲:要单花钱啊
张文顺:对
郭德纲:我没带着港币,人民币可以吗
张文顺:也可以
郭德纲:人民币,张先生说,可以,这主儿掏出一张来往桌上一搁,张先生都没看,抓起来就揣兜儿里边了
张文顺:我怕刘艺分帐
郭德纲:啊,再一个剧场瞧见也得分他钱
张文顺:对对对
郭德纲:这张钱搁好了,这儿说书,说完了,散了,出去,找一旮旯把这钱掏出来,新票儿
张文顺:瞧瞧钱
郭德纲:这一张一瞧,十五块钱的,自个儿听纳闷儿,倒是听说发行这新人民币啊
张文顺:没见过
郭德纲:十五的没见过
张文顺:有二十的,有五块的
郭德纲:你看,别的人民币印着有主席像什么的,你看这上边
张文顺:这上边印的谁啊
郭德纲:印的范振玉
张文顺:呵,倒霉催的
郭德纲:这是不是真的啊,去趟人民银行,劳驾,听说新发行十五块钱一张的啦,出去
张文顺:咳
郭德纲:吃错了药了你
张文顺:银行态度还不错
郭德纲:谢谢啊,谢谢谢谢,自个儿走在街上,这十五块钱,北京城是花不出去了
张文顺:上郊区花去
郭德纲:郊区都够戗,奔山区吧,啊,坐车转天,奔山区了
张文顺:奔山区
郭德纲:到山区,一下车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山根儿那有一个老大爷,山里的老大爷,卖山里红
张文顺:对
郭德纲:红果,一大堆
张文顺:真棒
郭德纲:啊,旁边戳一牌子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一块钱一斤,北京贵,人家这山里边自产自销的
张文顺:对 
郭德纲:张先生过去了,山里红怎么卖啊
张文顺:你肩膀不累的慌啊
郭德纲:还行,这么形象。山里红怎么卖啊,哦,俺们这个一块钱一斤,哦一块钱一斤啊,行
张文顺:哎
郭德纲:把这张十五的掏出来了
张文顺:买啊一斤
郭德纲:这个,听说发行新版人民币了吧
张文顺:哎,问问他
郭德纲:哦,俺们倒是听说了
张文顺:哎
郭德纲:恩,给你这个,给我来一斤山里红
张文顺:就为让他找钱
郭德纲:约山里红递给他,老农伸手从口袋里掏钱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找了他两张七块的
张文顺:那也真不了,七块的能真么
郭德纲:所以说啊,这样的演员,甭说受骗,挨打都不冤枉,知道么
张文顺:那倒对,自作这叫
郭德纲:这两张七块的倒现在还留着呢,所以说这个不能怨人家,这是自个儿作的
张文顺:这都是演员自身的毛病
郭德纲:哎,但是呢,也有外界的毛病
张文顺:哦
郭德纲:比如说啊,想当初1929年十月份的时候
张文顺:这什么事啊
郭德纲:就在这块儿,北京天桥
张文顺:哦
郭德纲:天桥市场着火了,烧了很多的席棚啊,有这么一茬儿
张文顺:有这么一事
郭德纲:怎么办呢,这个警察局的都来了
张文顺:恩
郭德纲:最后要求破案,需要找火头儿,说这火怎么着的
张文顺:打哪儿引起来的
郭德纲:从谁家着的
张文顺:对
郭德纲:恩,好多人都花钱,疏通,最后火头儿这名额
张文顺:落谁头上了
郭德纲:就落在大金牙的头上了
张文顺:得
郭德纲:都知道大金牙,拉洋片的
张文顺:拉洋片的
郭德纲:这才冤枉呢,大金牙从山东刚回来
张文顺:哦
郭德纲:什么事都没明白呢,就给弄走了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这事你干的,多冤枉人啊
张文顺:瞧瞧这不是
郭德纲:走了半年算他的
张文顺:别人花钱了他没花钱啊
郭德纲:没花钱,怎么办啊
张文顺:怎么办
郭德纲:不让干了,都知道大金牙拉洋片好啊
张文顺:这不迫害了么
郭德纲:往这一站,不看洋片,听他唱,人都围的呜泱呜泱的
张文顺:哎
郭德纲:多好听啊
张文顺:长的也俊啊
郭德纲:仓仓次不隆冬仓
张文顺:哎
郭德纲:哎,再往里边再看哦,又一又层*,大清以上那是大明,大明坐了十六帝,末帝崇祯啊不大太平,三年旱来三年涝,米贵如珠啊价往上边儿升,有钱的人家卖骡马啊,没钱的人家卖儿童啊,黎民百姓遭了涂炭喽,仓仓次不隆冬仓,出了位英雄叫李自成,哎
张文顺:哎,大金牙
郭德纲:不让唱了,怎么办呢
张文顺:怎么办
郭德纲:没辙了,出去找一个不显眼儿的地儿
张文顺:干吗
郭德纲:弄了一个豆汁儿摊儿
张文顺:卖豆汁儿
郭德纲:卖豆汁儿,豆汁儿大伙都知道,就是北京的名吃啊
张文顺:对
郭德纲:一般人还接受不了
张文顺:外地人喝不了
郭德纲:非得是老北京人,喝起来上又酸又甜,有这么一句话啊,会不会喝豆汁儿就知道是不是北京人
张文顺:哎,有这么一说
郭德纲:走在大街上来一人,咣,一脚踢躺下了,踩着脑袋灌碗豆汁儿
张文顺:啊
郭德纲:站起来骂街,这是外地的
张文顺:哦,外地人
郭德纲:又过来一位,咣,一脚踢躺下了,踩着脑袋灌碗豆汁儿,站起来一抹嘴,有焦圈儿吗,北京人
张文顺:北京就这个,吃这个那么大瘾头儿
郭德纲:啊,这位大金牙,弄了一锅豆汁儿,拿这勺在这儿和弄着
张文顺:得这么卖
郭德纲:心里也难过啊
张文顺:那是啊
郭德纲:啊,他也不会吆喝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一张嘴把这拉洋片想起来了
张文顺:使这腔儿
郭德纲:哎,拿手一敲这个,仓仓次不隆冬仓
张文顺:这点儿
郭德纲:再往里边再看哦,又一又锅哦
张文顺:可不又一锅么
郭德纲:我这豆汁儿哦,刚熬得,这边摆的本是辣咸菜,这边是,焦圈儿饼子大饽饽,尊声列位你们来一碗不,仓仓次不隆冬仓哗啦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连锅都杵翻了
张文顺:您瞧瞧
郭德纲:这是大金牙
张文顺:大金牙
郭德纲:东北这种事也有啊
张文顺:东北谁啊
郭德纲: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在皇菇屯的时候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整个东三省,一切娱乐全都不许
张文顺:也是禁止娱乐啊
郭德纲:禁止娱乐,不许动响器
张文顺:哦
郭德纲:多少演员没辙了,跑到关里来,还有的拉家带口出不来啊
张文顺:怎么办啊
郭德纲:怎么办啊,原郡家乡想办法
张文顺:在当地做买卖了
郭德纲:啊,咱们过去有位京剧名家叫做唐韵笙
张文顺:好啊,关外唐啊
郭德纲:唐派,好,文武全才啊。有句话说啊,叫南麒北马关外唐,
张文顺:对
郭德纲:到南方听麒麟童麒先生(按:麒麟童应该是周先生吧?)
张文顺:哎
郭德纲:到北方,马连良马先生,关外,到东北,听唐韵笙
张文顺:唱的好
郭德纲:唐先生刀劈三关唱的多好听
张文顺:好
郭德纲:有意思,一唱起来是这味儿的
张文顺:哎
郭德纲:有一段西皮流水,刀劈三关威名大,直杀得胡儿胆战麻。番邦的女子,把城骂,我亲自出城会会她,未曾出兵我是先把宝剑挎啊
张文顺:好
郭德纲:这么好的角儿
张文顺:唐韵笙啊
郭德纲:怎么办呢
张文顺:怎么办呢
郭德纲:出去拉洋车去,没辙了,租辆洋车往街上一站
张文顺:还是唱戏的架子
郭德纲:这家伙,都纳闷儿,这拉车的有病
张文顺:啊,美什么呢
郭德纲:往这儿一站,横眉立目
张文顺:啊
郭德纲:这手势倒对
张文顺:对
郭德纲:这拉车的讲究阴阳把
张文顺:阴阳把啊
郭德纲:头里攥着后边攥着,他舞台上也这样
张文顺:哎
郭德纲:纳闷儿
张文顺:没人坐
郭德纲:一会儿过来一位,唐先生
张文顺:认识
郭德纲:唐老板
张文顺:瞧瞧
郭德纲:啊,是我。怎么干了这个了
张文顺:没辙啊
郭德纲:唉,大帅炸死了,不让我们唱
张文顺:啊
郭德纲:唉,真是太不容易了。怎么着,帮帮我,坐我这车吧
张文顺:坐
郭德纲:这,我这忙真不好帮
张文顺:恩
郭德纲:我倒有心帮呢,我这有心无力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怎么呢,我也是拉车的
张文顺:咳
郭德纲:我坐你那个我那车就丢了
张文顺:俩车起什么哄啊
郭德纲:一会儿的工夫,来一坐车的,人这主儿不错,坐唐先生的坐唐先生的
张文顺:先让他啦
郭德纲:上这车,哎呀,心里感动,我谢谢你我谢谢你,拉着车,走,嗒,镗铽镗,在街上跑开圆场了
张文顺:呵
郭德纲:坐车的纳闷儿啊,哎,哎,我奔那儿边,你别转你别转
张文顺:一会儿就绕回去
郭德纲:来到头里边儿,街上乱着啊,对面来一车,唐先生赶紧往边儿走,垫步拧腰旁边儿一亮相,卞儿,镗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他坐住了,后边那个摔下去了
张文顺:打天称了
郭德纲:唐先生啊,多不容易啊
张文顺:啊
郭德纲:到后来啊,包括咱们解放后,文革时期演员们也受到不同的迫害
张文顺:哦,文革的时候也有
郭德纲:史无前例啊,那段时间,大伙都知道啊,很多的演员们在文革期间受到了很大的迫害
张文顺:那是
郭德纲:有死的,有残的,也有家破人亡的
张文顺:一场浩劫啊
郭德纲:是不是啊,浙江有一位著名的京剧演员
张文顺:哪位啊
郭德纲:赵麟童赵先生
张文顺:哎呦,麒派唱的太好了
郭德纲:是不是,学的是麒派,但是呢不拘泥于这个
张文顺:对
郭德纲:没有去说把自己嗓子喊破了去学麒派的
张文顺:没有
郭德纲:按照自己的唱法自己的理解,把麒派演绎的是淋漓尽致,是另一个味儿
张文顺:对,他不学麒派
郭德纲:唱的好啊,我听过他的未央宫
张文顺:霍
郭德纲:斩韩信,那几句流水唱起来是真有味儿
张文顺:是啊,那您唱唱这个,赵麟童
郭德纲:咱们学学这个未央宫啊
张文顺:哎
郭德纲:未央深宫是禁地,尊一声相国听端的,楚平王无道行无义,不该父纳子的妻。金顶撵改换银顶轿,伍香女改换马昭仪,伍子胥上殿把本启,可怜他一家大小三百余口一刀一个血染衣,子胥逃出昭关地,去往吴国报冤屈。吴越两国刀兵起,越王勾践为奴隶。献出了美女叫西施,还有文仲与范蠡,伍子胥又去把本启,吴王他杀了伍子胥。说什么忠啊良死得苦,道什么忠啊臣死得屈,似这样是汗马功劳前功尽弃,难道我今天要学伍子胥,也要身首离
张文顺:好,未央宫
郭德纲:这么好的演员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不让唱了
张文顺:让干吗去了
郭德纲:干吗去了,杭州不是出小笼包儿么
张文顺:啊
郭德纲:啊,这京剧团啊,有一个小门脸儿,卖小笼包儿
张文顺:三产
郭德纲:赵先生跟那儿看包子
张文顺:呵
郭德纲:往街上一站,守着这屉包子
张文顺:这么大的角儿
郭德纲:惨的慌儿啊
张文顺:可不是么
郭德纲:自己跟台上多大艺术家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现如今站在这儿卖包子,心里不是滋味啊
张文顺:那怎么办呢
郭德纲:老百姓就都围上了,赵先生
张文顺:多好啊
郭德纲:赵麟童
张文顺:啊
郭德纲:好啊,多好啊
张文顺:是啊
郭德纲:赵先生,您,卖这个啦
张文顺:啊
郭德纲:唉,卖包子了。唉,您瞧怎么这样了,您,您能唱一段儿我们听听么,不让
张文顺:不敢唱
郭德纲:不让唱,一会儿那个就来了(扮斜肩)
张文顺:他说的是红卫兵
郭德纲:不让唱。这样吧,这个,我们,我们买您这包子,啊,您省得受这罪,我们都给您包圆儿了,您小声儿唱几句,好不好
张文顺:这下行了
郭德纲:哎呀,这太谢谢各位了
张文顺:好
郭德纲:大伙真不错,你三个我五个都给买了,到最后就剩一个了,赵先生拿着这个包子眼泪都快下来了,唉,我谢谢各位啊, 
张文顺:谢谢各位
郭德纲:我给大家唱几句
张文顺:唱几句
郭德纲:老戏是不让唱了,咱们唱几句我心里话吧,唉,未曾开言泪难忍,尊一声列位老乡亲,只皆因春雷一响天地呀动,天下闹了那红卫兵,不准我唱戏把人整,无奈做了小商人,站立在街口用目来观瞪,专只见大字报儿贴满了我的家门,此一番文化大革命,反动权威打上我的身。罢、罢、罢,暂忍我地心头恨,街头叫卖惨煞人,我这包儿好白面,自己和面自己蒸,可怜我做艺人,遭不啊(仓仓次不咙咚仓)幸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我的包子啊
张文顺:这包子怎么了
郭德纲:拍成馅儿饼了
张文顺:咳
郭德纲:这是赵麟童赵先生
张文顺:赵麟童
郭德纲:天津还有一位,王佩臣王先生
张文顺:我们曲艺演员
郭德纲:呵,唱铁片儿大鼓唱的好啊
张文顺:醋溜儿大鼓啊
郭德纲:多好听啊
张文顺:好听
郭德纲:啊,特别的有味儿,而且她唱的很俏皮
张文顺:对,她独有特色
郭德纲:她的这个唱里边加了很多虚字
张文顺:恩,那么垫*着唱
郭德纲:是不是,我的这个他的那个,这个那个
张文顺:加点小零碎儿更好听
郭德纲:好听,你看,原词儿没有她往里添
张文顺:哎,往里添
郭德纲:八月里的这个,这个
张文顺:哎,这个
郭德纲:秋风啊,那个阵阵凉,那个
张文顺:显得那么好听
郭德纲:原词儿没有,她加的这个好听啊
张文顺:好听
郭德纲:这么大艺术家,文革的时候改行了
张文顺:干吗了
郭德纲:扫地去了
张文顺:那就不错啦
郭德纲:弄个笤帚站在街上,天天扫地,这天正扫地呢啊
张文顺:怎么样
郭德纲:造反派来了
张文顺:又来了,我一猜就这模样
郭德纲:啊,还挺象。王佩臣儿,过来,过来。我这儿,您说什么事。把笤帚拿过来
张文顺:呦
郭德纲:吓坏了,这要不让扫地,这罪过儿可就更大
张文顺:那可不嘛
郭德纲:我那什么,我好好扫,您给我一机会。别废话
张文顺:怎么了
郭德纲:抢过来往这儿一搁
张文顺:霍
郭德纲:给你这词儿
张文顺:什么词儿啊
郭德纲:照着这词儿唱啊,拿你的铁片儿大鼓套,唱下来了一块儿出去宣传去,甭扫地了
张文顺:呵,这有新任务了
郭德纲:好事啊
张文顺:这是,什么词儿啊
郭德纲:拿过来一瞧,主席诗词
张文顺:毛主席诗词
郭德纲: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张文顺:这个好啊这个
郭德纲:唱,按着你那铁片儿大鼓唱
张文顺:这唱出来准好听
郭德纲:好好唱。钟山这个风雨起苍黄
张文顺:多好听
郭德纲:百万那个雄师啊,怎么能够过大江
张文顺:咳
郭德纲:把笤帚还给我吧  
 
 
 
 
 
 
 

作者:永恒的德云?! 录入:永恒的德云?!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