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新闻 >> 演出公告 >> 内容

高峰博客:7月23号,民族宫专场演后感

时间:2011/7/27 7:39:47 点击:3335

    上周六,7月23号,民族宫大剧院,北京德云社为我举办了个人专场汇报演出,承蒙德云班主郭德纲师哥的错爱,感谢郭德纲师哥、于谦师哥、谢天顺师爷、栾云平小友为我捧哏,同时感谢彪哥、大东哥、小辫儿、刘源师哥、根儿根儿李、杨主任、郑老师、李文山师叔的倾情助演,感谢北京德云社的领导王惠嫂子,感谢所有工作人员,更要感谢到场的每一位观众朋友,谢谢大家,您们辛苦了!

    知道要办专场大概是在四五月份,德纲师哥和我说,要在大剧场为我举办个人专场,我当时就打了退堂鼓,因为凭实力、凭资历、凭影响力,我都不具备在大剧场开专场的水平。有朋友说是我谦虚,说实话,真不是,可能由于我接触相声相对早一些,接触的相声前辈相对多一些,从我十三岁开始说相声——当然那个时候主要在学校里说——到十八岁登上天津茶馆的舞台,直到现在在德云社演出,这些年可以说是“越演胆儿越小”,越演越觉得自己差得很远,越演越觉得相声真的太难了!平常空闲的时候,我总是会放一些老前辈的录音来听,很多节目可以说烂熟于心,各位前辈的表演特色我都大概有所了解,但是这些老前辈的相声,让我从欲罢不能到越听越害怕……老先生能耐太大了,调门的高矮、语气的变化等等方面无不体现出他们深厚的艺术功力,这种功力是通过几十年的舞台实践磨砺出来的,是摔出来的,是饿出来的!既然我也在从事相声工作,不免会拿我所熟悉的老前辈的表演来衡量自己,不是我恬不知耻,而是我对于相声艺术的追求,所以,“越演胆儿越小”。

    我真爱相声,我必须尊重相声,尊重相声前辈,尊重相声艺术,在排演每一个作品时,我都会反复推敲,让情节合理,让观众明白,尽量不说糊涂相声。在日常的生活中,听相声、说相声、琢磨相声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在演出过程中,我也总结了许多不成熟的舞台经验,也尽可能地向我所熟识的相声前辈请教,也愿意和同仁们交流。出于德纲师哥的信任,德云社新招的学员往往由我“开蒙”,说是“开蒙”,就是互相学习的过程,我愿意把老前辈教给我的东西,分享给喜欢相声的每一个人,这可能就是“德云社总教习”一称的由来吧!但我确实愧不敢当,目前的德云社有我的一位师爷、四位师叔、二三十位师哥,哪就轮上我这个小孩子当“总教习”呢!我想是郭老师的溢美之词吧!

    要给我办专场,我确实有些害怕,怕观众朋友不接受我的表演风格,怕一旦演出不成功会给德云社带来负面影响,怕这怕那,可能和我不自信的性格有关。郭老师看出我的疑虑,主动提出要为我捧哏,并且请谦儿哥也来给我助阵,我确实很感动,心里也有了底,于是这样一场汇报演出就促成了。

    我想说说这次专场我选择的几段节目,都是经过整理的传统相声:

    和栾云平合说的《十八愁绕口令》,这是相声演员必会的贯口基本功。早年,万人迷先生演得最好,后万爷将此活传授给张寿臣先生,张先生在万人迷的基础上又完善了这段节目,保留下来,现有张寿臣先生的文本存世,张先生的表演路数,垫话相对简单,主要是后边“唱绕口令”,是拿着御子唱近似于莲花落的调。后有天津和平相声队的王鸣禄、史文翰二位先生表演的《十八愁绕口令》,和传统相声《绕口令》结合起来,丰富了垫话——不知是二位先生学自哪位前辈,还是二位的首创——表演火爆,现在活跃在天津茶馆中的陈树桐先生也擅演此段,但这些前辈表演的时候都是用御子伴奏。我结合所学的王派快板,把这个节目改为用七块板伴奏——现在也有其他演员用七块板伴奏演出这个节目,也许是巧合——这个节目中的“十八愁”部分是马三立先生创作的,原来的绕口令是“天也愁、地也愁、君也愁、臣也愁……”的“老十八愁”。专场中的这个节目有些纰漏,有细心的观众朋友察觉了,在“喇嘛鳎目”一番儿绕口令中,少唱了一句,导致前后逻辑有些不通,因为这个活太熟了,唱的时候有些精神不大集中,这个错误会让我自己提高警惕,这个节目出现口误,实在不应该,抱歉!和栾云平合作将近六年了,这个节目也和他说了六年了,彼此非常熟悉,还是有一定的默契的,“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吧!”

    和谢天顺先生合说的《汾河湾》,这是一段腿子活,就是甲乙二人合作表演戏曲片段的节目,这样的节目,过去有八段,称为“八条腿儿”,计:《黄鹤楼》、《汾河湾》、《珍珠衫》、《洪羊洞》、《全德报》、《乌龙院》、《捉放曹》、《连环套》等。这个节目是仿学河北梆子《汾河湾》闹窑一折,也属于子母哏,要求捧逗二人合作纯熟、默契,相声前辈常宝霆、白全福,上世纪六十年代,被称为“火档”,据田立禾先生回忆,“那时候的‘常白’,谁也接不住!”足见其相声艺术的魅力,二位演出《汾河湾》的“带马”部分,俩人一块儿翻跟头,一人往前,一人往后,观众席中山呼海啸!很多演员(包括我)表演时都没有这个环节。北京的二赵(赵振铎、赵世忠)、天津的马志明先生、苏文茂先生、魏文亮先生等前辈均擅长此段,但风格不同。谢天顺先生出身艺术世家,怹的祖父是谢派单弦创始人——谢芮芝先生,其父是著名弦师谢舒扬先生,其师是相声前辈郭荣起先生,谢先生家学渊源,上世纪八十年代和马志明先生搭档,就常演此段,可惜没有音像资料传世。马、谢二位是我听相声、学相声时的偶像,最初——可能看过我在天津茶馆演出的朋友知道——我逗哏学的是马先生,捧哏学的是谢先生,这次演出,我特意邀请谢先生为我量活,并且表演这段我的两位偶像当初合作过,但没有留下资料的一段节目,也算是满足了我的一个奢望。谢天顺先生的捧哏独具一格,也是我非常欣赏的风格,马志明先生说过,“同年龄段的演员,捧哏超过谢天顺的不多。”足见谢先生捧哏艺术的高超。这次专场演出的《汾河湾》,谢先生托得严,翻得准,可谓严丝合缝,滴水不漏,不得不佩服老艺术家的功力!而且,另我感动的是,谢先生当天患了重感冒,我担心谢先生会不会让我改个捧哏演员不那么累的节目,当我问谢先生的时候,谢先生说,“没事儿,我吃感冒药了,使你的!”这就是老演员的艺德。有朋友说,谢先生打我打得太狠了,但这是节目需要,是刻画人物必须的,而且上场前谢先生还问我,真打还是假打,我说您就真打。既然干这个,就得对节目负责。

    和于谦先生合说的《学聋哑》,四门功课占一个“学”字,传统相声《学四相》其中两番儿,子母哏,这个节目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改叫《学聋哑》了,因为其它两相:瞎和瘸,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搬上舞台,所以只演出聋、哑两番儿了。天津的常、白,尹笑声先生、朱永义先生,北京的王世臣先生都擅长这个节目。谦儿哥的《学聋哑》受教于老演员杨少华先生,有些朋友说,专场演出中,“学聋子打岔”一番儿是不是因为累了所以删掉一些内容,不是的,因为于老师和我学的版本在这个地方不大统一,所以删去了不统一的内容。前边的垫话部分是我在平常业务演出中,台上的即兴现挂发展而来的,于谦老师妙语连珠,反应奇快,“拿鸟儿当老头儿了”,典型的于氏风格的包袱,令我回味无穷,晚上回家躺床上还乐呢!这个节目也是捧哏分量相当重的活,于老师又不经常表演,但是用的时候信手拈来,台上收放自如,极好地烘托了整段节目的气氛,我也从跟谦儿哥的合作中,学到了很多相声技巧。

    和郭德纲先生合说的《老老年》,这是一个极为荒诞的节目,也是我心里最没底的节目,说的是旧社会的相声艺人,吃不饱,穿不暖,生活贫寒,总是幻想能够回到“老老年间”,那个时候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团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物价低廉,一片太平景象,讽刺了今不如昔的荒谬思想。天津的郭荣起先生、李伯祥先生、陈鸣志先生,北京的高德明先生、王世臣先生等前辈均有此段录音存世。这个节目虽然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但是其中的内容着实荒诞无奇,也存在很多无法修改的不合理因素,例如,夏天天热,羊都能晒成烧羊肉,鸭子能晒成烤鸭,而人只是会把头发晒掉,等等。这个节目最难表演的就是甲、乙为了“豆腐为什么白给人吃”这个话题的争论,在过去,观众爱听,他们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豆腐白给人吃,因为那个时候观众也穷,希望出现白给豆腐的情况,所以关心这个话题,而现在的观众,“我管他为什么呢!”,为这样一个无聊的话题争论,当然提不起当代观众的兴趣。故这个节目现在来看,属于“费力不讨好”的活。然而这种相声技巧,叫做“扑盲子”,难度较大,《老老年》、《扒马褂》、《阴阳五行》必用的技巧,用好了会有很好的舞台效果,用不好非但没有任何效果,而且会相当尴尬,同样要求甲、乙二人通力合作,正如郭老师在返场中说的,两人要像齿轮一样,一块儿使劲,才会成功。当初是郭老师帮我选的这个节目,倒要看看这个没什么包袱的节目,台上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郭老师执功执令地给我捧哏,为整段节目增色不少,使这一段温活,有了很好的舞台效果,完全是郭德纲师哥的功劳,郭老师的脑子实在太快了!这个节目中,冬天太冷,“用棍儿棒屎”的桥段是传统的,只是我给这个棍儿起了个名字,叫“打屎棒”,也成为了贯穿这个节目以及返场的最大笑料。

    和郭德纲、于谦二位师哥返场,第一个节目,正像郭老师返第二个节目时说的,“是刚刚创作出来的”,是的,就是在郑好老师在台上演出倒二的时候,创作的,当然也只是一个结构,三个人的所有台词都是外场即兴的,演出结束后郭老师说,这个节目以后还能使。第二个,太平歌词,过去圆粘子的方式之一,郭老师普及了一些相声知识,这个节目是原来演过的,但我没有跟于老师演过,介绍了相声知识的同时,还拿我找了乐儿,整场演出圆满结束。

    这场演出我录了音,当天晚上就都听了一遍,这两天网上出现了这场演出全部的视频,我也看了,这样能够帮助自己提高,跟这些同行、前辈搭档,的确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栾云平的活泼,谢师爷的经验,谦儿哥的睿智,郭老师的霸气,都是我这次专场的收获,再次感谢助演的演员们,感谢各位衣食父母,感谢北京德云社,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谢谢大家!

附:整场演出视频:7月23号民族宫高峰相声专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