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文本 >> 纲丝笔记 >> 内容

高峰:关于朋友们对我批评意见的反馈

时间:2011/9/20 19:58:06 点击:4439

    民族宫的专场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那次专场过后,很多朋友对我的演出表示了鼓励,当然也有许多批评意见,热心的网友把这些批评和建议总结下来,发给我,我看了很久,仔细分析,今天来和大家交流一下。

    1、“我觉得高老师在台上说话语速过快,尤其是上下衔接,可以适当地停顿,这样不至于观众还没反应过来包袱就已经过去了。返场时说了几个专业名词还是什么的,可能是包袱,但是我没听懂是,相信也有其他观众没听懂,这个郭老师提到了。高老师在说一些生僻词语时可以适当地解释一下哦。”

    语速快的确是个问题,这和我早年在天津演出有一定的关系,在天津演出,口风都是比较快的,观众也适应了那种快节奏,到了北京由于习惯,没能很好地改善语速问题,是我个人的失误,这一点在小剧场还不算明显,到了民族宫这样的大舞台,口风更要适当放慢,这也体现了我舞台经验的不足,以后会刻意改变。您提到的您听不懂的名词都是曲艺老前辈的名字,都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例如阎秋霞、郭荣起等等,在于老师说“脚上骨刺都长出来了”时,我说了阎秋霞,阎先生晚年就是腿长骨刺,坚持演出;在我们仨人飙高音的时候,我结合剧情,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时提到了郭荣起,郭先生由于哮喘,晚年穿大褂向来不系领口的扣子。遗憾的是现在很少有观众朋友知道这些前辈了,所以没有共鸣,也可以算是“后台包袱”吧!谢谢这位朋友。

    2、“我觉得高老师能再三俗一点儿就好了 好比学聋哑那个段子 可以加更多的包袱进去”

    “三俗”指的是“低俗、庸俗、媚俗”,不是什么褒义词,我们应该追求的“俗”是“通俗”,而不是“低俗、庸俗、媚俗”,台上有的时候说“三俗”之类的字眼也是砸挂而已,“三俗”不是相声演员的努力方向。谢谢这位朋友。

    3、“高老板的风格传统有余 锐气不足 以他的学识和能力 其实说一点时事 是可以的但是可能鉴于德云社组织的形象或公关能力 不能随便说 可以稍微大胆一些 在锐气上 下下功夫。毕竟 不是每个德云社的演员都是有能力做到的可以给个别有能力的同志放宽些嘛 高老板 说点时事吧 当然了 高老板的性格和观点 够不够尖锐呢”

    您说的是,相声自有史那天就是以讽刺见长,现在虽说需要讽刺的事情不少,可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往往欲言又止,说出来所谓的“时事”也是隔靴搔痒,不痛快反而受罪,倒不如回归传统,让观众朋友感受一下传统节目的内涵和韵味,也不错。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创新,任何一位优秀的相声演员都是要与时俱进的,适当的加工整理,会使传统节目焕发艺术青春,延长它的艺术生命,但万变不离其宗,“根儿”是传统,没有继承何谈发展,我感觉我现在继承得还很不够,很多相声结构、包袱技巧还不能纯熟运用,也是在慢慢找感觉,我相信这些基础的沉淀对相声演员来说是有好处的,稳中求进吧!谢谢这位朋友。

    4、“1.节目花样变化不大, 同一个段子在各场几乎字字不差,,有的头几年说的和现在说的也几乎一样 2. 开场带大家入题的话和包袱花样不多,用的时间有点长 3. 我觉得相声应该扣住时事来说好听些,高老师喜欢按照老段子的路子走,保留了老段子的大部分东西,但没给注入啥新元素。”

    第一个问题,“死纲死口”是对相声演员的起码要求,就是“嘴里要有准词儿”,我们要力争做到每次演出台词基本一致,节骨眼儿、包袱口儿准不准是衡量一个相声演员优劣的标准,当然,相声界还有这么句话,叫“一遍拆洗一遍新”,细微之处的调整还是必要的,只是不能每次台上说的全都不一样,想起什么说什么,说乐了就得,那不是好演员。第二,严格来说,什么活(节目)用什么垫话(开头部分)都是固定的,有的时候根据现场效果,在垫话前边还要加一个垫话,为的是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段节目当中来,可以稍微随意些,您说的对,在某一段时期内确实单调了些,应该经常说些不同的垫话,接受您的意见。第三个问题参见上一个回复。谢谢这位朋友。

    5、“高老板文哏的节目不够稳… ”

    文哏的节目就是需要稳,可能由于我的经验、阅历和年岁的原因,还没有磨去那层表面的浮躁,但是“文活稳使”是我的追求方向,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这位朋友。

    6、“头一次见高峰的节目是在凤凰卫视06年制作的德云社的一次演出,高峰的快板表演落落大方,台风潇洒,给我印象很深。后来高峰的段子也看了不少,但觉得在对口上略显“轻浮”,不是很自然,在高老板专场中的《汾河湾》中尤其明显,其中的打岔略微生硬,有点为了打岔而打岔、为了装不懂而装不懂的感觉。而且全部都是按照本子表演,他自己的发挥体现较少。而郭德纲的即兴发挥有时非常出彩,也为广大钢丝津津乐道。最后,提的对的不对的,希望高老板别介意。希望高老板越来越好”

    首先谢谢您的鼓励!我毕竟是年轻演员,舞台经验很有限,在揣摩人物心理上难免有不到位的地方,还望您能给我充足的时间,帮助我成长。即兴发挥我们称之为“现挂”,“现挂”也分多少种,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但是现挂的原则是不能伤筋动骨,不能破坏节目的完整,不能为了现挂而现挂,全部按照本子表演也是我刻意追求的(参见“4”的回复),但是遇到可以现挂的时候也绝不放过,可能您看的那个节目没有遇到这个机会吧!郭老师的现挂能力很强,也是需要我认真学习的地方。谢谢这位朋友。

    7、“高老板说的不错,唱或者严格意义上叫学唱还需提高,很少听到高老板柳活的段子。”

    唱和学唱是我的短板,嗓音条件实在太差,但是我没有放弃,像《学大鼓》、《学评戏》、《山东二黄》等柳活我也在演,最近准备整理上演如《戏迷游街》、《杂学唱》等以学唱为主的节目,相声界有这么句话,“许你不演,不许不会”,这些节目中的包袱结构、技巧都得掌握,都掌握了之后,也许我就不再说了,好东西,别糟蹋。谢谢这位朋友。

    8、“希望高老板在说相声的时候,可以时不时地回头跟小栾对个视什么的。有时候觉得高老师站在外面,太照顾观众朋友了,离着小栾有点远,两个人有点各自偏离了。可能我看的几个是个案,也我比较业余。祝德云一直顺利!”

    老先生说过,所有的相声都是“群活”,“逗哏”、“捧哏”加上观众,观众是一段相声比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所以要时刻注意和观众交流、互动,但这种交流、互动亦是有章有法的,捧逗二人之间也需要交流,而且根据不同的节目,交流起来也有区别,像“一头沉”类的节目,以逗哏演员叙述为主,或讲故事、或述说自身的遭遇,这样的节目和捧哏演员交流的就相对少一些,如“子母哏”的节目,那交流就多了。谢谢这位朋友。

    9、“专场《汾河湾》,可能高老师也辛苦,时间也紧张,这活对的可能不是太多。迟迟入不了活,撞的痕迹太重。当然,这么大的演出用暗臭也不太合适。‘我扮汾河你扮湾’这个,不使也罢。”

    这个活和谢先生对了一遍,但是这样的“关中活”即便不对也错不了的,没感觉您说的“迟迟入不了活,撞的痕迹太重”这样的问题,谢天顺先生的捧哏是健在的同龄演员中无出其右的,托得很严实,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希望有机会您能具体说说您发现的问题。另外,您说的那个不算暗臭,属于后台包袱,很多老演员都这么演,我也是习惯了。谢谢这位朋友。

    10、“高老师语速过快,语调过平,导致有些包袱很容易‘划过去’,让观众难以进入人物角色。”

    您说的对,参见“1”的回复。谢谢这位朋友。

    11、“第一段穿的那件褂子底边的线开了 穿牛仔 第一次专场商演稍微有点不太讲究阿。。。”

    可能您没看清,我穿的不是牛仔,演出时是不允许穿牛仔裤的,但也不是规定必须要穿水裤,便装即可,休闲裤、西裤都可以,大褂确实是下摆开线了,应该缝上,否则影响舞台美观,细节问题,我忽略了,谢谢您的提醒。谢谢这位朋友。

    12、“前两天看了一遍曹刘的汾河湾,觉得高老师应该去学学京剧的形体。。单就我学过一点昆曲身段的人来说,也觉得把那块手绢当成水袖抖一抖比较入戏。。还有台步不要动得太厉害==虽然这段是装内行,但是加点身段确实不大一样。唱不是一日之功,但是身段还是可以多练练的。还有就是个人风格问题。虽然他为人低调,不喜欢太过折腾太贫太油滑的风格,但是确实不能一辈子只说老活。。该创作一些自己的作品还是。还有就是,我觉得所谓的“红”和被观众记住的作品,有一点是演员自己在作品中形成一定的性格角色,如郭老师的混不吝,于老师的厚道,小岳的娘娘腔。。虽然不是本色,但是给观众的印象很深。现代社会的信息量比以前大,观众也比以前浮躁,喜欢听乐子的人多。高老师还是本分过了,自己对自己不大放得开,不够圆润(虽然太油滑了不好),说相声只是单纯的语言游戏,却不够像演戏。。那帮红起来的,大概都是会演戏的吧。。”

    在过去,很多相声前辈和戏曲界的演员都是朋友,也互相学习、切磋,所以老相声演员的形体都很漂亮,这一点确实是年轻演员所欠缺的,应该补上这一课。另外您说的个人风格问题,我是这样看,也许您所谓的“本分”就是我的风格吧,我不太喜欢浮躁的东西,还是喜欢有深沉有回味的有内涵的东西,我想也有相当一部分观众喜欢这些,只是这些观众同样不浮躁,所以好像显现不出来。另外,您说的对,确实不能一辈子只说老活,但是“没学会走就学跑不行”,现在我应该把老活先吃透,包袱弄明白,再创新,那样创新出来的作品才会有分量。谢谢这位朋友。

    13、“本人听高老师段子不是很多,总感觉高老师说相声稍微有点严肃,能够在来点坏就好了!!!!!可能我表达的不清楚!!!!!只是感觉!蔫坏!!还是应该是这个词!!总之,无论从功底和舞台上的表演,高老师绝对够格! 少了点郭老板的坏。。。。。。。”

    相声演员演出风格不同,大致分为:“帅、卖、怪、快”(一说为“帅、卖、怪、坏”),不是所有演员都要坏的,换句话说,坏可以是点缀,偶尔坏一下也是可以的,我应该可以做到偶尔坏一小下,从头坏到尾也许并不适合所有演员。谢谢这位朋友。

    14、“以前没怎么很仔细的看高老板的表演,,只是看过一些和班主以及谦哥儿合说的一些段子,不太好意思呀!这次看完了高老板的专场后,感觉真是不错,不论是基本功,还是现场的一些现挂,太好了!反应真快!不过有一点小小的意见:高老板平常是不是不太注意锻炼身体呀,太瘦了,尤其是到最后返场时好象有点力不从心了!班主说过:说相声得有个好身体呀!”

    谢谢您的鼓励,那天确实感觉很累,这四个节目都是很费力的节目,行内人都明白。头一次办专场得加倍卖力为大家表演,所以最后返场时有些招架不住了,也许下一次分配体力再合理些就好了。谢谢这位朋友。

    15、“高老师辛苦啦 高老师有时候表演中做动作显得不自然 个人拙见”

    动作不自然可能和舞台经验有关,我会慢慢找到感觉的。谢谢这位朋友。

    热心的网友帮我整理了这15个问题,根据我的理解给大家一个答复,不知您还能否满意,您对我有什么建议或意见希望您给我提出来,我非常愿意接受您的批评!希望您帮助我成长,谢谢各位衣食父母!谢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