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新闻 >> 媒体报道 >> 内容

郭德纲:带徒弟想让谁红谁就红

时间:2014/7/10 14:48:44 点击:1493

   最近两次出现在媒体面前的郭德纲都是一件黑色T恤,面带一贯以来标志性的微笑,虽然还会说点损人的小怪话儿,但那股不依不饶的狠劲渐渐淡去。他自己也承认,当年师父侯耀文收他为徒的时候评价他的话非常准确,“郭德纲一路坎坷走来,势必嫉恶如仇。”但现在他说:“我今年41岁,已经进入了平生最轻松的一个阶段,以后要学着平和做人。”7月19日,郭德纲的“亲子爱徒”们将在北展独自挑梁演出(该场演出的详细介绍,可参见今日C04版相关报道),之前不放心的郭德纲还会上台托一两段,这次他肯定不会露面,“孩子们都长大了”。但说起他们,郭德纲还有不少话想说。

    谈爱子 往那一站就像我

    “我之前对徒弟都很溺爱,但对郭麒麟还真没有溺爱,在我家里有好吃的都是紧着大伙先吃,别人都吃完了郭麒麟再吃。郭麒麟在家里是被欺负的,我就是要把他的气焰打消了,这样他在外面才能吃得了苦。当然,郭麒麟不会像我吃那么多苦,所以,他性格中也没有我那么强硬,我倒是希望他能多受点苦。” 在微博上,郭德纲也时常透露一些他的教子之道,比如在“老规矩”一文中,他谈到郭麒麟见到长辈或者陌生人都会站起来打招呼,平时称呼为“您”。在生活中,郭麒麟和中国传统的很多父子关系一样,对郭德纲也有几分敬畏,倒是和师傅于谦能聊到一起、玩到一块,更多了几分无拘无束。对于郭麒麟说相声的风格,郭德纲说:“他往那一站,就有几分像我,尤其是表达方式更像我,这个血缘遗传没办法。但他还要多学习,没有白看的书,相声演员尤其要看杂书小报,我经过跟他说的一句话是‘喝彩的是闲人,褒贬的是买主’,如果有观众骂他,那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带徒弟 想让谁红谁就红

    自从德云社不少徒弟出走之后,观众也发现如今德云社“造星”的脚步放慢了,郭德纲好像对“捧徒弟”这件事有了戒心。对此,郭德纲也并不忌讳,“过去老戏班子学徒,三年伺候师傅两年出徒,讲究报师恩,现在叛徒出去了也还有人请。”为了避免之前徒弟们红了就走的状况,除了和徒弟签约之外,郭德纲也有了很多思考。 

    “我想让谁红谁肯定红,这不是吹牛,而是我手拿把攥的事儿。比如我在我相声段子里经常提他,给他编个故事塑造他,我去电视台上节目必带他,大型商演必提到他,那他肯定就红。关键是红了以后怎么办?烧饼上了春晚之后不少影视剧组都找他,我都给他推掉。我之前就跟岳云鹏说了,你要红了,让他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人都有膨胀期。我现在后悔就是那段时期德云社特别缺人手,一共就十来个人,我着急让他们都红了,结果有的人跟媳妇打架,媳妇说‘你就是个普通人’,他就急了对着窗户大喊‘我不是普通人,我是著名相声演员’。到外面拍戏,别人都叫他老师,可到了德云社后台,他就奇怪怎么师兄弟不围着他转。”

    做实业 兴趣是唱戏说书 

    这几年,德云社除了说相声,还有不少额外的买卖,包括开饭店、做华服,最近还在澳洲开了分店,主要业务不是说相声,而是做做红酒、薰衣草小熊这类的生意。此外,郭德纲还透露,目前德云社正在酝酿洛杉矶等海外申请私人电视台的牌照,将来德云社可能在海外拥有更多的媒体话语权,同时也会将德云社的相声、自拍剧拿到德云社电视台播放。但对于挣钱当老板CEO,郭德纲又说:“给我个什么头衔我都不要,最讨厌那些个;给我四个飞机,我也觉得没意思。我规划好今后的生活,就是这两年逐渐减少演出量,因为我不可能等老了再退休,我的兴趣就是唱戏说书,即便这个不挣钱我花钱请大伙来剧场,我也乐意。然后我到处走走转转去,人这一辈子挣钱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说相声这个事儿,我从7岁开始学艺,要是不喜欢坚持不下去,现在德云社有些孩子是想通过说相声红了去拍影视剧,但红不红这事不好说,得有个节骨眼儿才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