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文本 >> 相声文本 >> 内容

[快板书]红柳楼

时间:2010/12/19 10:27:34 点击:4081


暑去寒来有尽头,

大燕南飞知冷暖,

日月交替竟自游.

在海河西岸的柳林头,

新盖了一座红柳楼.

这座红柳楼,

红砖,红瓦,红窗户,红门,红漆油.

在楼前头,绿悠悠的柳树随风扭,

在楼后头,粉溜溜的石榴挂枝头.

这座红柳楼,

楼上,楼下,楼前,楼后,楼左,楼右,

住着退休的,六个老头.

这六个老头,一位姓刘,一位姓邱,

一位姓柳,姓牛,姓勾,又姓侯.

这六个姓,要连在一起可真逗,

那就是,刘,邱,柳,牛,勾,侯,

您听他这个拗口不拗口.

说拗口,道拗口,

咱把这老刘,老邱,老柳,老牛,老勾和老侯,编成一段拗口的绕口令,

我保您板准字翘句头秀,

您怎么听也听不够.

绕口令,顺嘴流,

情似柔风荡绿柳.

意如那,秋后的石榴甘甜可口,

酸不溜丢又润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柳楼红,红柳楼,

这红柳楼里的六个老头.

六个老头嗜好不一样,

论脾气,他们各顶各的有点轴.

咱先说说他老刘头,

爱好养鸟,是位高手.

用了六天和六宿,

用竹条编了六个扁扁娄.

这个扁扁娄,他不装画眉和百灵,

养了六只,扁脑,扁头,扁鼻子,扁口,扁白白扁的扁斑鸠.

老邱头,他不爱抽烟也不喝酒,

爱养那,滑不哧溜,黑不溜湫的黑泥鳅.

老柳头,爱用柳条扁柳斗,

老牛头,不爱下棋爱顶牛.

这老勾头,他养了一只,耷拉眼睛,耷拉鼻子,耷拉耳朵,耷拉尾巴,大耷拉狗.

老侯头,他养了一只,短毛,短耳,短胳膊,短腿,短秃尾巴猴.

柳楼红,红柳楼,

这红柳楼里的六个老头.

一有空就往这个一块凑,

在太阳地上他晒日头.

他们一块欣赏扁斑鸠,观看黑泥鳅,

编着柳斗顶牛斗,他这又斗猴.

六个老头乐悠悠,

欢歌笑语萦绕着红柳楼.

就在这一天,

这个老邱头,想用他那,

滑不哧溜,黑不溜湫的黑泥鳅,

去换老刘头,那扁脑,扁头,扁鼻子,扁口,扁白白扁的扁斑鸠.

老柳头一听把脑袋一扁,说不乐意,

用我那,扁脑,扁头,扁鼻子,扁口,扁白白扁的扁斑鸠,

去换你那,滑不哧溜,

黑不溜湫的黑泥鳅.

老牛头去找老柳头,你别编柳斗了,跟我玩顶牛.

老柳头一听把脖子一扭,就犯了轴,我不玩顶牛,偏要编柳斗.

这老侯头,想用他那,短毛,短耳,短胳膊,短腿,短秃尾巴猴,

去换老勾头那,耷拉眼睛,耷拉鼻子,耷拉耳朵,耷拉尾巴,大耷拉狗.

老勾头一听气冲牛斗,

凭什么用我那,耷拉眼睛,耷拉鼻子,耷拉耳朵,耷拉尾巴,大耷拉狗,

去换你那,短毛,短耳,短胳膊,短腿,短秃尾巴猴.

柳楼红,红柳楼,

这红柳楼里的六个老头.

拧上了疙瘩,系上了扣,

谁见谁心里头都别扭.

楼里头见面,高扬脸,

背后的嘀咕瞎胡诌.

这个老邱说,你看老刘头那个扁斑鸠,你说扁了叭叽有多丑.

这老刘说,你看老邱这个模样,黑不溜湫,就像一条黑泥鳅.

老牛他见着老柳,眼珠子朝上倒背手,

老柳他见着老牛,嗓子眼没痰干咳嗽.

这老侯头,把老勾的勾字,

一声字念成三声字,

这老勾头,把老侯的侯字,

加了个儿话音还拐了一个勾。

您说这六个老头逗不逗,

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小事,

值得把气怄。

一时间,红柳楼的空气很沉闷,

眼瞅着邻里反目要成仇。

在这一天,东方升起了红日头,

老刘头把盛着扁斑鸠的扁编娄就挂在柳枝头.

老邱头把鱼缸端在了太阳地,晒他那滑不哧溜,黑不溜湫的黑泥鳅.

老柳头,柳树底下编柳斗.

老牛头,蹲在了墙根底下一个人玩顶牛.

这一边老勾在逗狗,

那一边老侯在逗猴.

自从那,老勾,老候有了矛盾,

宠物也成了冤家死对头.

狗一见猴要咬猴,

那猴一见狗要咬狗.

狗一窜,猴一闪,

这耷拉狗用力太猛闯过了头.

闯到了柳树底下编柳斗的老柳头的脚下头.

老柳头举起了柳斗去扣狗,

狗爬狗扣狗身子一扭躲开了斗.

噗!怎么怎么巧?

这个柳斗正扣在,玩顶牛的老牛头的脑瓜头.

老牛头疼的双手捂斗口,

闷!闷!的乱叫象牛吼.

秃尾巴猴,它吓的浑身在颤抖,   

老侯头顺手松开了拴猴的皮绳头,

秃尾巴猴,它这回撒了欢,

打倒立,翻跟头,挠跑了那只耷拉狗,

碰翻了一缸黑泥鳅,

爬上柳树放飞了六只,扁脑,扁头,扁鼻子,扁口,扁白白扁的扁斑鸠, 

秃尾巴猴来了一个大闹红柳楼,

眼瞅着乱成一锅粥.

在这时候,居委会调解主任她姓窦,

正巧路过红柳楼.

那老刘,老邱,老柳,老牛,老勾和老侯,

争先恐后开了口,各抒己见谈理由.

这个说怨狗,那个说怨猴,

有的说怨斗,也有的说怨吼,

又有的说怨扁斑鸠,还有的说怨黑泥鳅.

窦主任当时蒙了头,

什么狗?猴?斗?吼?

哪里来的这个扁斑鸠?

干什么使的这个扁斑鸠?

她低头瞧,鱼缸里的泥鳅在欢游,

抬头看,空中飞翔的六只扁斑鸠.

秃尾巴猴,猴脾气犯过就没了事和耷拉狗一块戏耍成了一对好朋友.

六个老头,看了看猴,瞧了瞧狗,

望了望,那空中飞翔的六只扁斑鸠.

他们不由得互相瞅了瞅,

各有不同的感受在心头.

窦主任猜了半天猜不透,

仔细的调查来研究.

直到纠纷彻底解决后,才知道,是因为:

狗咬猴,猴挠狗,狗碰老柳斗扣狗,

斗没扣狗扣老牛,斗扣老牛老牛吼,牛吼吓的猴颤抖,

那秃尾巴猴,才碰翻了一缸黑泥鳅.

爬上柳树,放飞了六只,扁脑扁头扁鼻子扁口扁白白扁的扁斑鸠.

这就是,红柳楼一段新编的绕口令,

到下回,老刘,老邱,老柳,老牛,老勾,和老侯,

携手共建文明的小区红柳楼,

咱们努力争上游!

作者:郑文昆 郑屹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