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文本 >> 相声文本 >> 内容

我的讲演稿-非著名德云相声票友

时间:2010/12/21 2:17:10 点击:4359

 

我的讲演稿

(如果下边有说话的就加上咳嗽声,然后说:

这几天天气变化,弄得我是又咳嗽了,报纸上说,发情的动物最爱咳嗽,下面谁还想咳嗽,请马上出去发情。哎,那边两个说话的同志,是不是想互相SM一下…, 也许二位同志想献出一点爱心,但是没房没车拿什么拯救你的同志。问一下,是家庭不幸福吗?能否把两位不开心的事情,给我们讲讲,让我们也开心开心?不想讲的话,请不要说话,以免影响大家向我献爱心)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各位朋友,大家好:

 

经全宇宙银河系太阳系九大行星地球,非洲苏丹喀土穆,稍等马上回来,XX集团国际事业部中东区域基层员工王洋赞成,也就是本人赞成,给大家说个故事,虽然故事大家都会说,不过我要用讲演的方式说故事。

 

很多人都说我根本不会讲演,可是我不说,你们怎么能知道我不会讲演呢。所以,我要为大家展示我无比丑陋的讲演技艺和十分难看的讲演手法。如果说,我的讲演让你们变得更英俊了更好看了,你们就多做自我表扬吧!

 

你看看!为什么要笑,你…你们太不了解我了,你们要多多为我斧正,要用斧子砍死我,只要你们…不怕负法律责任。女孩子不可以舞刀弄枪,但是可以用惨无人道的掌声狠狠批评我的言论,用一浪高过一浪的的笑声重重打击我的神经,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我没皮没脸的啊…高雅品味。

 

闲话少说,我今天还是有讲演的内容的。题目就是什么来着,哦!我和客户的一天。

 

那是我记忆中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二月三十日,在一个碧空万里,白云朵朵的中午,我把早饭吃了,早上剩的饭。下午公司里临时倒休,听说是来了个北朝鲜的政府官员,想弄点饲料尝尝,别误会给狗的。像我这样形象稍差的二等残废,只有回家休息的份儿,剩下的业务员形象就不提也罢。他们为了推荐设备,大口大口的嚼着狗粮。口号是SB牌狗粮,先尝后买。(恶心样子)太恶心人了。

 

因为我和同事合住房子,他还在公司谈着狗粮的生意。我又没有带钥匙,也无法脱下脏的工作服,所以我随意找了路边的某个长椅打了个盹,醒来居然发现饭盆里放了几毛钱……天底下还是善人多呀!……又有几个人在我的饭盒扔了钱。我想今天的晚饭可以解决了。

 

太阳公公正在西方向我招手,乌云奶奶拿着平底锅,呵斥着太阳公公赶快下山预备洗脚水。我的自行车咕噜小偷借走不还了,想小偷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就只有一个画面:偷车的贼笑着对我说“孙子唉,我叫你骑车,哈哈!!”还附上了QQ表情上的那个龇牙咧嘴的坏笑。

 

我背着没有咕噜的自行车,冒着四百多度的西北风,摸黑往一万多米远的茅厕走去,别误会,我住在那附近,可不是那里面。我到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实在喝不下去西北风了。就没点东风破吗?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的手机铃声是最现代的,先是震动,呜呜!然后喊道:爸爸,爸爸接电话了!我拿起电话一看,哦,原来是小刘啊!你们可能问是哪个小刘,告诉你们:

 

我说的这个小刘,他出生在天津,六岁去河北,八岁去河南,十二去了陕西,如果算上坐火车,他还在山西待了十几个钟头。二十岁在上海,二十一在无锡,二十二岁时在青岛,估计他也快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了。

 

这不,小刘到咱们牧羊集团了。这才一个礼拜,就当上繁忙的部门经理了。可话又说回来,英雄不问出路,流氓不看岁数。他是哪个部门?别对号入座,本次演讲,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小刘就是个例子,也可以是小徐,小李或者小范,是不是?我一说,你们一听。

 

这不,小刘给我打电话说道:我说你是小王吧!(王八)

 

我很生气的说:我是小王,我只有一个妹妹,排不到老八。

 

“偶!那你是老王吧!”

 

“打住,你有什么事就说,不要老把你祖宗带上。”

 

“你的,好的,悠嘻。晚上,有个埃及的沙特人,住在也门,现在在卡塔尔做阿联酋的生意,你接待一下吧”。

 

我都听糊涂了,有个埃及的沙特人,住在也门,在卡塔尔做阿联酋的生意,他到底哪国人呀!之后小刘告诉我,晚上七点钟,他和我在公司与这个这个…什么来着,外国人见面,就叫老外吧。我又马不停蹄的回公司,这回不用扛着自行车了,我用饭盒里的钱,买了两个咕噜。自行车骑着我走了一道,也该我骑他一回了。

 

晚上,我们接人很顺利,布加迪威航开路,阿斯顿马丁摄像,齐柏林DS8护航,够气派!老外的手指上带着大钻戒,脖子上也挂着金链子,自己则驾驶着一辆三蹦子从北京风尘仆仆的过来,中途还赶上了沙尘暴,拍掉身上的土对我说:“Can you speak Chinese?” 我说:“yes!”然后,我们开始说汉语了!

 

他问我:“你是老王吧?小刘告诉我的!”怎么老外也这味儿,老外以为我不明白他说的话,就饱含深情的对我说:朋友!这笔生意,你务必优惠我。

 

哎,他会说普通话呀!合着他刚才模仿小刘说话呀!不会吧!

 

老外接着说,(模仿太监说话)等我有了钱,我要用普洱茶给你冲手,用美钞给你点烟,999种中药给你洗泡泡浴,用牧羊设备给你的宠物准备饲料,用还珠格格给你当三陪!行不?我说:做梦。你务必要把赵薇送过来。小刘说:他已经收藏赵薇了。他将祈祷真主,变一个野猪格格给我。听了他的话,我只想说,哎!我要是清朝的野猪阿哥该多好呀!

 

宾主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交谈,谈成了一笔两千块钱的大生意,之后我们一同开房、洗澡、足疗、餐饮、住宿等,才花了四千多块钱。我高呼,太值了!没错,这件事对我来说,太值了!难不成老外也这么想?

 

KFC就餐时,老外问我:“你们的设备能用多少年?”老外又不好好说人话了,可话又说回来,这个老外说普通话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就跟他说:“我们牧羊的设备就是好,用个几十年没有问题,即便设备坏了的话,估计您也是没机会看到了。”

 

老外听了之后,若有所思,他说:“你应该能看到吧!”

 

我想我还年轻,应该能看到损毁的那天,就说:“当然!我能看到。”

 

他说:“嗯,我儿子能看到”。

 

嗨,这叫什么话!太可气了!我说我能看到,他却说他儿子能看到。呜呼,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反击,我不是一个人在作战。让我扬起愤怒双手的中指,向侮辱我的人格和智商的家伙发出时代最强的颤音。我…我要一个人把大桶的肯德基吃掉,我…我不给他留。我…我馋死他。

 

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但我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不对,我…我说错了!我用轻蔑的口气对老外说:设备的寿命很长很长,你爷俩儿恐怕只有在天堂里能看到了!

 

老外皱了皱眉头,苦恼的说:“我和我儿子都不认识汉字呀!你先去那边翻译成阿拉伯语,然后我们再过去。”

 

“我不去,我不去,我去完就回不来了。要不这样,让主持人先跟你过去,教你说汉语,咋样?

 

悠嘻!悠嘻!

 

深夜,我离开了老外入住的酒店。走在马路上,我开始吟诗,我是很能吟的。今天晚上的太阳多好啊!我想起老李的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也很流氓。不对,原词儿是什么来着!

 

忽然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口袋里的人民币都让老外消费掉了,然而我的自行车如果算上酒店的路程,还在两万多米远的公司里,我该如何回家呀!当我想不通的时候,想一下自己如果是在中国,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对,我走着回去。我要发扬老前辈穷不怕,不怕穷的艰苦奋斗精神,(:回家)经过一宿的努力,我终于到家了,好累啊,连吃屎的劲都用光了。但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的故事型讲演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鼓掌!

作者:票友王洋 录入:票友王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快乐德云(www.deyunbanzhu.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留言板 | 本站信箱:admin@deyunbanzhu.com
    鲁ICP备09074483号